苏利耶的老婆

比较怂所以圈地自萌 脑回路清奇的深井冰

小太阳真好

【周迦】小王子的奇幻漂流记

做了个奇怪的梦,梦到fgo周迦养孩子
自娱自乐的日常,大概是被神惩罚后小王子看到不同世界的周迦与之相处。

“未知是充满恐惧,但不管是多么恐怖的对象,只要经历过并对其有所了解,那么就可以凭借这种理性的认识来征服恐怖。我的孩子”

沙恭尼阖上右眸,上半身依靠在十字棋盘的台面处,两块骨头制作的赌骰透过窗外月光泛着几分寒光。他注视着剑眉紧皱的侄子,这个孩子与其说是侄子不如说继承他诡策的学生,年轻小王子始终无法压制自己冲动不合时宜提出的策略引起了难敌的不满,得不偿失被下令赶出象城。健陀罗王抚着俏皮胡须,起身右腿有些颠跛来到水连身边,再其低语给出弥补建议。

“应该像只狐狸低调觅食。不过,惹到那个老东西的话,对你和难敌都不好,我的小水连唷~”带着宠爱的话语,只会让面前聪慧王子更为不满,他不是不知道如何改变局势,但他并不想做出牺牲来让毗湿摩改变对他的惩罚。

“谢谢,舅舅”谢谢你全家。刹帝利智者挑眉俊秀如莲的脸写满不甘心,在沙恭尼颇为恶意的笑容下叹了口气,转身就想离开,健陀罗王有些急了,这小子还在生气还是没有听懂他的意思。

“我的孩子,你不感激我也就罢了,就不问问是什么事?”

水连闻言双眸染上几分怒意,也不好发作。装模作样却颇为虔诚的双手合十,指尖轻点光洁额尖,如婆罗门圣徒一般无二口里捧读“啊!伟大而尊敬的神明啊,我有罪....让我为自身洗涤,让伟大的老祖父原谅我的愚昧”言闭,小王子宛如换脸般,双臂交叉抱着斜靠在门栏处,悠哉闲雅注视他的老师。

沙恭尼微愣了一下,立马发出喜悦的笑声,换做他人这样对他说话,可能真的是虔诚尊奉。他对这位学生感到非常满意,几乎从来不需要点明,真怀疑勇武持国会有这样儿子,他高兴的捏着小王子的脸颊,竖起食指同样认真告诫着自己孩子“虽然说可以拿神明来忽悠老东西,但绝不能拿神明开玩笑。”水连却不臧不否。

男孩的玩笑引起了神明不满,同样给予玩笑的经历也让小王子如梦境一般。笑声魔性的阿周那,不善言辞的迦尔纳,还有奔流快速战车和奇奇怪怪的扁脸人们。
不足五岁的刹帝利王子,从柔软的床褥醒来,泛着白色刺眼的光从房梁上打下,小水连扬起稚嫩的脸蛋盯着LED灯,黑溜溜的眼珠透着疑惑好奇的目光,他将他的两条小短腿从床上放下来,一双粉色奇怪图案的鞋子引起他的注意。

archer阿周那翘着右腿支着脸颊,坐在沙发处神色复杂且无奈注视正在热牛奶的lancer迦尔纳开口。
“你不应该把那个世界的人带过来”
“形势所迫,别怪我”
“说白了,也是你无处发泄的良善之心吧!遵从master的命令顺势救下曾经主君挚友之弟?”
“阿周那”
“够了,迦尔纳...我并不生气,毕竟也算是我表弟”黑发黑瞳的俊朗英灵妥协般起身顺手拿起牛奶进入房间,映入眼帘的是把鞋子贴在脸颊上蹭的孩子,本来对持国之子没有好印象立马扬起下颚神情高傲。
“那是拖鞋,愚蠢”当小小的刹帝利王子听到如此羞辱他的话,立马像柯基一般跳起来指着身材高挑的英灵责骂“竟然说本王子愚蠢,你是谁,大胆!”
“从理论上来说,我是阿周那”
“胡说,阿周那没那么帅”
“哈?”

当听到这样的话时,弓箭手额头上明显冒出青筋。

男孩擦拭了嘴角溢出来的口水,注视着宛如日曜之主苏利耶般美貌的白发碧眼青年,幸好小王子不懂何为非主流帅哥,不然一定会用这样的词汇形容迦尔纳。
“迦尔纳哥真好,救了我。你说以后会成为我大哥的好友,我相信你”
阿周那盯着缠着迦尔纳的小王子,态度明显跟对自己完全不同,算起来自己才正儿八经是他表哥。不甘的说了一句
“吃完饭,给我滚回象城”
“我决定暂时不回去了”

正当马修和藤丸立香进来时,看到两个男性英灵和一个小孩子,男孩坐在迦尔纳大腿上和阿周那吵着,这场面....他们郑重的关门。
迦勒底谣言之一据说迦尔纳和阿周那省去谈恋爱的步骤,直接有了孩子。

“阿周那....胜财....黑王子....翼月生....表哥!”当晚上水连依依不舍的叫着阿周那名字时,阿周那终于忍不住了挑眉询问“干什么?”
“我想上厕所”
“噢,那你接着想”

第二天迦尔纳叫来阿周那
“正儿八经的表哥,你应该为你的表弟换床单”
“那小鬼竟然在我床上画雅利安的地图!!”

“我很抱歉,迦尔纳哥...我忍不住做出这样的事。再说也是阿周那不理我”
当迦尔纳过来找孩子时,就看到被阿周那挂在晾衣杆上小王子,夹子把双肩小衣服布料固定在架子上,男孩身体随风摆动着,裤裆也被风干的差不多留下浅浅的黄色。
“所以这就是阿周那的换床单”迦尔纳揉揉太阳穴。

迦尔纳揉着男孩柔软的发丝,如慈母般教育着他。
“小水连殿下,人人都应该有个明确的目标。不要在意旁人如何看待自己,不管先天条件怎样,只要你肯把精力集中在一件事情上,专心致志地做,昼夜不停地做,任劳任怨地做”
“噢噢....我明白了,这就是老祖父说的有志者事竟成。”
男孩握着拳头,准备找阿周那决斗.....

迦尔纳再次安静的拔了灵力箭,把男孩从天花板上救下了,小王子缩在他怀里,蹬着双腿跟柯基一样抽泣着。
“那么最终你一定会证明自己,确实不是这块料”

这是一个关于乔西和承乔的脑洞

觉得挺不错的,存在。
都是懒人,不知道有没有太太抱走这个梗

关于 被哥哥害死 和 被弟弟害死

又是我的一个梦而已,看了巴霍巴利王电影突然梦到他和迦尔纳在一起玩闹,画面竟然如此和谐。

脑洞而已,不确定写不写后续。依旧自娱自乐

太阳与太阳

被流放至西方的太阳  不会接受这里的黑暗。
莫要心灰意冷 被王国流放的王子。
泪水像奔流的河水,黯然离去。

巴霍巴利回忆着他离开母后时的身影,右手轻捏着拳头贴在自己胸膛上绣着武士的荣誉,行战士出征时应当的礼节。

“一方是行使的法律,另一方面是您教我的正法,两者之间,您赐予我这把剑,让我选择了正确的道路”

他已经知道母后给予他的答案,带着沉重的脚步往门口前行,没有带着一丝犹豫。抵御住了那充满权欲的争斗,没让自己变成最卑微的奴仆,所认为的高尚却被逼着走向了没有光明的战场。

他没有憎恨任何人,即使被兄长害死也毫无怨言,这是母亲所希望的。

巴霍巴利死了,他睁开双眼映入一位非常慈祥母亲,这还真是一位温柔的阎摩神。

罗陀揉着自己幼子的卷发,一年前当巴霍巴利有了意识时,他便叫做苏恩,母亲是心善貌美的女子,父亲是严肃老实的车夫,他从王子变成苏多之子,再次获得新生,他有一位哥哥叫富军,现在应该叫做迦尔纳吧!他感到是神的旨意弥补了他的缺失,他的哥哥正直善良还是一位伟大的弓箭手,不再是......巴拉拉德福德斯,他在他新的哥哥身上见到阳光,同样的迦尔纳再次见到弟弟在他身上感受阳光。

“即使现在受到封王,也还是苏多之子不配和王子较量么?像狗一样滚回去吃祭火吧”

当狼腹用粗俗的言语刺激迦尔纳时,一道阴冷的寒光闪向怖军,幸好身经百战的武士快速的拿杵挡住刀刃,巴霍巴利如同雄狮一般拿着刀站在迦尔纳身前,用洪亮的声音对着般度五子说到

“刹帝利的责任是公正为民造福,身为王子如此目光短浅,这就是刹帝利的罪。但这并不关我的事,这应该由宰相来审判,而你对我兄长的侮辱,总有一天会偿还”

迦尔纳拽住巴霍巴利将其护在身后,生怕怖军等人冲上来伤害自己的弟弟。他深刻的了解到从一年前开始苏恩如同被苏利耶开光一样睿智勇武甚是更在意自己这个哥哥。

不但如此苏恩[巴霍巴利]停留在自己身边展现出的才能更是让他自豪也同样担忧着,难敌和水连的眼神看他就像是看当年的展现勇武利于事业一般的眼神,而象城的守护神和文武双全的德罗纳更是复杂,只有沙恭尼仿佛要扑上来亲巴霍巴利,有种又要忽悠他为难敌做事的预感。

只是苦了升车,曾为了迦尔纳的耀眼操碎了心,现在巴霍巴利也开始展现出光芒,在升车看来这不是赐福,这简直是苏利耶要闪瞎他的眼。


ps.没有cp,单纯想象巴霍巴利穿越,那部电影的男主太帅了!!…

关于水连王子的一些 现代AU

自娱自乐的小学生文笔段子

难迦,小王子暗恋

现代AU


当难敌把水连那些乱七八糟的卡片全部处理干净扔进垃圾桶时,他开始冲着弟弟抱怨起来

"你那里来的那么多垃圾啊!一会自己收拾”

托着面颊双眸含着笑意的大学生,悠然的回复着“这那里是垃圾啊,明明都是爱。大哥迟早会因为我的爱从而获得更好的爱”

“臭小子,你从那里学来的让人听不懂的话,早知道就不让奎师那替你补习了,搞的跟哲学家一样”



[我生命里的温暖就那么多,我一半给了你,但是你离开了,我的生命绝不可能完整。----对你一见钟情的持国之子]这是一张放在花里的卡片
  
  

“所以我就跑出来了,现在看到吾友,我都不知道如何面对”
迦尔纳拉长了他的脸本身白皙健康的肤色再配上此时他的神色显得异常严肃和羞愤,抬起手臂揉揉自己胳膊仿佛已经起了无数小疙瘩似得。他恨恨的剜了捂着肚子咧嘴笑开的弟弟一眼。
  
阿周那把最后一块棉花糖塞在嘴里,一副看好戏的状态
“呐,大哥,那你说说为什么那么多年你都还能忍受他的公主病还挚友?如果是我的话,早就拿起弓箭把难敌射成马蜂窝”
连说话的语调都含着几个笑的发颤的音节。引来迦尔纳带着怒气十足的神色,用巴掌打在捂着肚子含笑人的后脑上。
     

一个小时前,迦尔纳收到一束玫瑰和花朵上淡蓝色的卡片。从初中开始迦尔纳和难敌作为朋友十多年并未有多大进展,两个人始终都以挚友自居,直到迦尔纳生日这天,在迦尔纳公司的办公桌上出现这样的一束玫瑰和卡片,他才了解到他们之间早已突破友谊。迟钝的人神共愤的迦尔纳也开始试着接受难敌似有似无不同于友人般的感情。

两个小时后,难敌顶着他那张扬的酒红色波浪卷穿着西装颇有绅士风范但依旧改变不了那股总裁气息,告别弟弟们后,端着一盒戒指便开着车去般度叔叔那里接迦尔纳他们一同去游玩。

“如果不是因为你的卡片,我还不知道你有这心思”

“是么?卡片....”

“对,淡蓝色的卡片”

“卡片”

“怎么了?”

“没事”

难敌结束对话后,亲吻了迦尔纳的唇。


关于水连王子的一些 支线结局

自娱自乐,婉拒考据党,还是关于兄弟情和隐cp只能说是暗恋。有原创角色陪伴 


【你会死的,血肉会被恶徒吞噬殆尽。即使知道这是结局,无法改变,但我也还抱着一丝希望,因为和你的时光是那么真实而有欢愉】

【感谢梵天,与你相遇。我的结局与他同在】

【即使不被信任也依然如此?】

【我说过,谁叫他是我哥哥啊!真没办法】

—他灵魂再呐喊哭泣



火焰般热度,失望的感受在胸腔中晕染着是那样痛苦。意识到仅仅是希望都不曾有过,所以在此抓住机会时,却被最爱的人否决。黑夜般的颜色侵蚀着澄澈的蓝,几缕微卷的乌发在空中扬起优美的弧度,仿佛嘲笑着他的无能和愚蠢,所有的心血将再此付之东流。

“大天再上,以我父持国王之名,我所做所为都是为了兄长难敌,为什么不被他所信任,为什么不被他所理解”


湖泊倒影着的肤色白皙透着几分病态,五官端庄的俊秀如初生孩童般青年,眉眼温润如玉。他五指捂着左边胸口,隔着精致的布料鲜血晕染开来,手指用力拽紧,他想起尖锐刀刃抵在胸口皮肤慢慢吞噬血肉,感受那钻心之痛,萧瑟的身影透着悲伤的基调悠然扬长。        


青年顺着河流走着,他本可避免这一切,当妻子跪在狼腹面前为他恳求着,当面露难色并且承诺给予一条生路时。他听到翼月生甘狄拔弓弦之声,从胸口呼啸而过,他的目光看向归处。


难敌目楞的注视,鲜血从他浅色哈达处晕染,他的弟弟所认为的高尚却被逼着走向了没有光明的战场,开什么玩笑!难敌笑起来自嘲的对马勇说着

“大白天的就开始做梦,水连应该在盎伽好好的
对吧?  他不可能来的
对吧?  吾友
对吧?  他是那么胆小
对吧?  我明明希望他就这样一直远离,即使落为背叛者,即使身在异乡至少是活着”

马勇扶助难敌逐渐瘫软的身躯,直到迦尔纳抱着奄奄一息,目光涣散的青年时,难敌哭了出来,仿佛想用泪水冲刷他弟弟的血液,难降恨不立刻吞了那支箭主人的血肉。

【哥哥...救救我,我好害怕,阎摩再呼唤我,死亡是那么寒冷,那么黑暗。我开始想念迦尔纳哥的暴力,他是那么光明和温暖...】

迦尔纳注视着。
一个哥哥抱着弟弟的尸首良久,似乎想用怀抱来唤醒早已被阎摩带走的灵魂,难敌低声自语着
“不论你做什么,我都能理解,谁叫你是我弟弟啊!真没办法”
难敌把送别的火把递了迦尔纳,他希望这个人来送亲弟最后一程。

最后的最后,当苏利耶再度升起时,难敌只是对迦尔纳说了一句,便不再悲伤。
“我弟弟死了....”

贡蒂太后声泪俱下的向迦尔纳,祈求着他不要向自己兄弟兵刃相向
“我亲爱的孩子,他们都是你的兄弟啊!血缘相通的兄弟,难道你忍心看到你弟弟死在你面前?”
“我弟弟死了...”

祈祷着再一次仰望黑色的光,你们余生将拥有无尽的黑暗,这比杀了你和你那些虚伪的兄弟更让人痛快,这是不单是报复,这才是真正的审判。

现代

—我捧着书本,看着叙述他文字,想象着他腐朽燃为灰烬。

—我以虔诚的目光来迎接黎明,抑或以憎恨的目光,看着胜利者用冷酷来扼杀朝阳。

关于百子中水连王子的一些

当弟弟反驳难敌成为王储时

婉拒考据党,反正你说了我也不听,自娱自乐。
关于摩诃最好捡自己喜欢的版本看,这是算是写点兄弟情之类。

朝堂中充斥着这些话语

难降
"够了,你是否忘记你父是持国,认般度为父?让你连血亲也无法相融了么?!”

奇耳
“就算人之将死,其言也终于家人”

迦尔纳
“将心比心,难道你就没有考虑过你兄长的荣誉么?”

马勇
“果然是信奉非法,遵从不义,这样的言语地狱也无法容你”

偕天有些不安,他将扶手上的手指收了回来。他是一位非常安静富有同情心的人,他不知道该如何发言,不如说他不知道该为谁而言,环绕着四周注视他那有些迷茫的大哥坚战,本应该是难敌和坚战王储之争却变成惩戒大逆不道之徒的辩论会。虽然他应该和自己四个兄弟一样乐于见到难敌等人内讧,如果对象不是那位悠然自在的堂兄,他还是乐意帮着阿周那说几句话刺激难敌。



刹帝利以武为傲,崇尚武艺让勇武而极具天赋的战士们享誉更多盛名。所以在偕天的记忆里放弃武器拿起书籍的刹帝利王子是件不寻常的事,他的堂兄不同于三叔维杜罗因出生已然注定。但在他以前印象里这位王子几乎没有什么存在感,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观察自己堂兄起来。水连每日浑浑噩噩的享受苏摩,除了偶尔在朝堂是发出的建议总是特别骇人以外,似乎没有什么让人深刻的记忆。这次朝会让偕天好好观察起来和自己阿周那哥哥同日同时出生的堂哥,他想起学艺或者是平日里,水连仿佛做什么事都没有多大兴趣,即使也同胜财使用弓箭为武器,但当得知天赋不如阿周那哥哥时,竟然直接选择放弃,甚是连武场也没有上,一副淡然处之兴致缺缺的样子。



他记得就是因为水连那句【你若胜我,不过也只是我不战而已。人们观赏猴子表演,也是需要扔花栗来打赏】当时便把阿周那哥和怖军哥气的半死,即使如阿周那哥那般巧言也还找不到任何言语反驳,引来无尘,难降等堂兄一阵哄笑,随后脾气火爆的二哥便掐着水连堂兄的脖子按在湖泊中。直到偕天注视堂兄和兄弟们开始打架时,他慌乱的捏着托蒂的布料,他并不担心习以为常的打架,随后叫来导师德罗纳和师兄马勇来阻止,之后除了德罗纳导师的惩罚和马勇明显偏心的责任也没有把事情闹大。不过也因此他记住了这个没有什么存在感却极其容易惹到大事的堂兄。


朝堂的中央,那位堂兄的身姿显得格外单薄,他有着和难敌相似的琥珀色眼眸,堂兄的容貌不同于其他百子非常富有雄武俊朗之颜,如甘陀利王后给予的姓名一般,俊秀如莲,面颊还有少许婴儿肥,拿怖军哥讽刺的话来说像个孩子,不过没人怀疑他的气魄和年龄,毕竟被这个堂兄挖坑跳进去的人不在少数。偕天放在水连面容的目光被难敌的吼声拉了回来。

“闭嘴,你给我滚出象城,我没有你这种忤逆长兄的弟弟!!”


难敌骨节分明的手指在王座的扶手上烦躁敲动,他望着那张年轻俊秀的脸让他总会想起曾经那般不顾生死维护自己尊严的亲弟,但此刻他却竭力让他失去尊严和荣耀,是多么让人心碎啊!他的双眸掺杂愤怒和失望,为什么当所有兄弟团结在一起时,竟然出了一个如此忤逆的小子,还是他最疼爱的弟弟。难敌并不在意老祖父和偏心于般度儿子们的大臣,但这样的愤怒情绪在水连说出一席否决他所有言论时爆发了,当那孩子带着那双震惊而悲伤的目光瞩目他时,总会撇过头去无视,在朝堂上他依旧无视了持国王的请求,下达着对弟弟的判决。


然而善于长篇大论给人下套的王子竟然一言不发注视坐在上处的难敌,他只是漠然的走过去,郑重的弯腰触摸了难敌的双足。偕天觉得如果水连当时哭出来的话,他一定不会嘲笑他。水连却只是接受了这样的判决,没有任何称述,难敌的弟弟们即使性格各有千秋,但总是沉默的接受难敌所下达的任何命令,他们都尊奉着难敌,如同偕天他们尊奉着坚战,这或许是他认为百子中唯一尊奉的正法吧,这条任何人都会毫无理由尊奉,关于家人的正法。

不论何时何地,都应该关爱因陀罗30s

苏美丽等于苏利耶
因英俊等于因陀罗
月风流等于苏摩
马哥等于大天

每次看到被大天小号怼得体无完肤的因陀罗就好笑。

这个语c的记录,感觉特搞笑就放上来

关于升天后的一些 2

拒绝考据党 拒绝细节党 自娱自乐的脑洞
我都没有想过居然能更
文笔渣而怂的家伙望海涵


【吾挚爱的迦尔纳,孩子你是吾荣光,精悍玲珑的太阳】

【挚爱的迦尔纳
深爱的迦尔纳
心动的迦尔纳
太阳神吉祥的亲生儿子
光辉之子,吾的迦尔纳】

迦尔纳并没有告诉自己父亲,他习惯独自承受痛苦与纠结这样负面情绪,不论这场审判如何,只要堂堂正正以勇士骄傲来决斗一回,也算是尽到作为兄弟的责任,而苏利耶都不会失去任何一位出众的儿子,娑尼亦或迦尔纳。

饱含着日光充满苏利耶祝福的天马,从苏摩代替苏利耶照耀大地时悄然而出。如火焰般的鬃毛飘扬在月色中,光辉之子拽紧手中的缰绳。



在远离天界的一处地下城,有着同样承受痛苦的另一位苏利耶之子。

【绝不,这绝不是吾的子嗣,这种黯淡无光的孩子不配做吾太阳神苏利耶儿子!】

【吾诅咒着,羞辱其父的恶子,永远得不到日光的祝福!当阳光照于此子时便将他燃烧殆尽】

【他绝对不是我儿子!!!!】


肤色黝黑五官却异样出色的俊朗青年,他五指捂着左边胸口隔着粗糙的布料感受那钻心之痛,萧瑟的身影透着悲伤的基调悠然扬长,脑海中循环着苏利耶的诅咒与愤恨,每当陪伴他替他作为眼睛的乌鸦告诉他,苏利耶对待光辉幼子时的言行,简直判若两人,灵魂再呐喊哭泣。


“娑尼”


干枯的眼眶空洞注视呼唤他的母亲,这座没有受到苏利耶光芒与祝福的地城,早已没落,他撑着染上锈迹的墙壁。


太阳神的王后,所有苏利耶孩子的母神。她知道这个孩子的隐忍,这个孩子的痛苦,他相信曾同样遭受到不公正幼子能接受娑尼,不需要任何荣耀,也不需要回归到太阳神荣光中,哪怕是一位除了自己以外的家人,能认同并且接受他,女神的眼眶落下一滴泪水。


一双手带着颤抖接住她的泪水,将那份痛苦抹在发间,沐浴着烈火与不甘。娑尼强忍着内心的情绪在商耆娜女神面前微笑起来,试图让挂着担忧神色的女神安心,让笑容更富于温和与释然。



“你的笑容,无法掩饰痛苦,我亲爱的孩子。每个母亲都能感受到自己孩子的悲喜。阎摩和你或许职责所在无法相融,但迦尔纳是一个好孩子,我希望你能公平来对待他”



娑尼只是漠然的注视她,但他内心嘲笑着公平公正仁慈这些词语,苏利耶何时公平的对待过他,同样都是他的亲子?!娑尼闭上双眼似乎下定决心般答应了母亲的请求,微微点头。



“我温柔而美丽的母亲,仁爱的女神,请放心....我不会像以前那般对待阎摩,来对待即将来到的[弟弟]。鸟儿会费劲心力来经营自己的家,山羊会努力不知疲累的保护年幼的兄弟,但这些是需要花费时间的,请给我一些时间。”




皮肤黝黑的青年拂去女神担忧的泪水,便让她趁苏摩还未照耀到这里时回到太阳神殿。
这位母亲太过辛苦,不愿放弃每一个孩子,平等的给予爱意,就是因为这样温柔的她,一直照顾给予他母爱的女神,娑尼才放弃对阎摩的仇恨,放弃追寻作为神子的公义。